1. 東西問丨黃曉楓、肖飛舸:從巴蜀樂舞文物看中外文化交流痕跡

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東西問丨黃曉楓、肖飛舸:從巴蜀樂舞文物看中外文化交流痕跡

              2024年05月18日 21:26 來源:中國新聞網
              大字體
              小字體
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中新社成都5月18日電 題:黃曉楓、肖飛舸:從巴蜀樂舞文物看中外文化交流痕跡

                中新社記者 岳依桐

                三星堆的青銅鈴、擊之而鳴的虎鈕錞(chún)于、形態各異的樂舞俑、內容豐富的畫像磚石……古韻今聲,種類繁多、形制多樣的樂舞文物讓歷史的旋律至今仍在回響。巴蜀地區作為絲綢之路的重要站點,所出土的樂舞文物不僅展現了先民樂觀、安適的精神內核,也見證了文化的交流交融。

                5月18日正值國際博物館日,中新社“東西問”專訪成都博物館副館長黃曉楓、成都市美術館副館長肖飛舸,一窺巴蜀樂舞文物背后跨越數千年的文化交流脈絡。

               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:

                中新社記者:不同時代的巴蜀樂舞呈現出怎樣的文化特點?反映了巴蜀先民怎樣的精神內核?

                黃曉楓:巴蜀大地各個時期都有樂舞文物出土,音樂和舞蹈相伴人們生活始終。商周時期,銅鈴、石磬等代表性器物主要服務于祭祀禮儀。秦并巴蜀后,樂舞文化逐漸深入百姓生活并不斷豐富、發展,出現于更多生活場景中。巴蜀地區的樂舞文化呈現出明顯的地方特色,體現了民眾樂觀、安適的生活態度。比如成都出土的東漢陶俳優俑(常被稱為“說唱俑”),伸出舌頭大笑,夸張的體態和表情極具感染力。實際上,從唐代到五代十國,成都樂舞都非常興盛,從“詩圣”杜甫的“喧然名都會,吹簫間笙簧”“錦城絲管日紛紛,半入江風半入云”等名句,即可見一斑。

              東漢陶俳優俑(常被稱為“說唱俑”)?!?a target='_blank' href='/'>中新社記者 岳依桐 攝

                肖飛舸:古人云“衣食足而后禮義興”,藝術文化是對社會和經濟生活的一種反映。先秦時期,巴蜀地區的樂舞文化個性化較為突出,體現出萬物有靈的生命力和不受約束的奔放之感。時至兩漢,巴蜀樂舞文化和中原乃至西域的交流變多,民間味道日漸濃郁,并更多呈現出一種放松、游戲的狀態。到了唐宋時期,巴蜀與中原地區的樂舞文化融合更加緊密,透露出的文氣、文韻就更足了??偟膩碚f,巴蜀地區自古政局較為穩定,經濟也比較發達,百姓樂觀的生活態度也反映在包括樂舞在內的文化形態上。

                中新社記者:樂舞文物是如何見證古時巴蜀地區與中原地區文化交流的?

                黃曉楓:秦并巴蜀后,大量移民進入該區域,促使巴蜀與中原的聯系更加緊密,交流更加頻繁。以樂舞百戲之風興盛的漢代為例,漢代樂舞已逐漸擺脫“禮樂”束縛,呈現出更加多樣的形式,城市歌舞宴樂場景的豐富與多樣化,也大大促進了樂舞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成都博物館館藏的“盤鼓舞俑”?!?a target='_blank' href='/'>中新社記者 岳依桐 攝

                當時,“盤鼓舞”廣為流行。這種舞蹈以盤和鼓為基本舞具,舞者隨擊鼓節拍跳踏盤上。洛陽博物館的“七盤女舞俑”生動呈現了該舞蹈場景,類似的還有成都博物館館藏的“盤鼓舞俑”和四川博物院館藏的“七盤舞畫像磚”。三件文物上呈現的舞者服飾、道具以及舞蹈形態都很接近,可以看到當時樂舞文化相互交流且趨同的一種現象。

                唐代中晚期,唐玄宗與唐僖宗先后入蜀避亂,將大批宮廷樂人帶入蜀地,使唐代豐富的燕樂在蜀地得到了很好保留和延續,也促進了巴蜀地區與中原的樂舞文化交流?!顿Y治通鑒》記載:“是時唐衣冠之族多避亂在蜀,蜀主禮而用之,使修舉故事,故其典章文物有唐之遺風?!鼻笆耖_國皇帝王建永陵棺床石刻浮雕“二十四伎樂”,就展示了晚唐宮廷燕樂瑰麗壯觀的景象。

                中新社記者:通過巴蜀樂舞文物,可以找到哪些中外樂舞文化“交響”的證據?

                肖飛舸:以人首鳥身的迦陵頻伽(佛國世界里的一種神鳥,常被稱為“妙音鳥”)形象為例,包含此元素的樂舞文物在中國多地均有發現,巴蜀地區不外如是。但其實迦陵頻伽的形象來源于希臘神話中的海妖塞壬,傳到印度后與佛教文化相結合,原本較為兇惡的形象逐漸柔和,后又隨佛教文化傳至中國,與中國傳統文化結合,變得更加柔美。

                再比如成都市新都區出土的一件東漢駝舞畫像磚上,一胡人跪坐在駱駝上,甩袖擊建鼓,說明巴蜀地區當時已通過絲綢之路與西域開展了樂舞文化交流。駝舞主題的文物在中國很多地方均有發現,每件文物背后,都有清晰的文化傳播、交流鏈條。

                黃曉楓:屬于“坐部伎”系統的成都永陵“二十四伎樂”就是非常典型的例子?!岸募繕贰笔呛笫駥m廷樂隊,由2個舞伎和22個樂伎組成。樂器種類多達20種,有篪、排簫、笙、笛、箏等五種漢族傳統樂器,還有曲項琵琶、豎箜篌、螺貝、答臘鼓、鈸、拍板等15種外來樂器,足見當時巴蜀與西域樂舞文化交流之深入。

                這種交流不僅僅體現在宮廷中。成都作為后蜀時期的“亂世樂土”,家養歌舞樂隊的情況并不少見,這也是彼時貴族們安逸生活的一種體現。比如,在成都博物館展出的后蜀開國功臣趙廷隱的墓葬出土器物中,也有一支表情動作生動且各司其職的陶俑“樂隊”,演奏的樂器同樣兼具漢風、胡風。

                另外,趙廷隱墓出土了一件彩繪陶花冠女舞俑,從肢體形態、穿著打扮來看,舞俑所演繹的是柘(zhè)枝舞。這種舞與胡旋舞都是從西域傳入中原的健舞,曾十分流行。而這件陶俑在成都出土,說明柘枝舞也為巴蜀先民所喜愛。在樂舞文物上可以尋找到的中外文化交流痕跡很多,這種交流是在絲綢之路促進商貿、文化交流繁榮的大背景下,自然發生的。

              演繹柘枝舞的彩繪陶花冠女舞俑?!?a target='_blank' href='/'>中新社記者 岳依桐 攝

                中新社記者:為何巴蜀乃至中國樂舞文化跨越千年仍生機勃勃,至今仍是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載體?

                黃曉楓:中華文明源遠流長、歷久彌新,其關鍵在于傳承、創新的力量,這也是樂舞文化至今仍充滿生機的關鍵。不論是用現代手段復原的古樂曲,還是通過壁畫還原的舞蹈,都是在這片廣袤土地上生發出來的藝術創作,從古至今乃至未來,這些文化本身,就是最好的中外交流載體。

                肖飛舸:包括樂舞在內的藝術,實際上是跨文化交流中最好的載體,因為它可以超越語言的限制,更容易超越個性,形成共性,直擊人心。樂舞文化作為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分支,經過數千年沉淀、發展,其個性特征愈發鮮明,本身就會讓受眾耳目一新。我認為中華文明至今仍然魅力不減、生機勃勃的關鍵原因之一,就在于它不斷與時代發展相融合。

                雖然文化交流始終與經濟往來相伴,但它絕不是一個抽象的概念,最后都會落在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上。文化“走出去”是一種必然趨勢,而在傳播、交流的過程中,文化本身也會實現再發展。如今,深厚的歷史文化底蘊經現代化方式詮釋,不僅能產生強烈的視覺張力,也能讓中國傳統文化更好地“走出去”。比如“復活”的“二十四伎樂”、走向國際舞臺的中國傳統樂器等,都通過創新的傳播語言、傳播手段,講出了新的故事。(完)

                受訪者簡介:

              成都博物館副館長黃曉楓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。中新社記者 張浪 攝

                黃曉楓,成都博物館總策展人、副館長,歷史學博士,文博研究館員。中國博物館協會城市博物館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,中國古陶瓷學會理事,成都博物館協會陳列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。2009年開始參與成都博物館新館建設,牽頭《花重錦官城——成都歷史文化陳列·古代篇》展覽內容策劃工作,該展覽榮獲第十六屆全國博物館十大陳列精品推薦精品獎。

              成都美術館副館長肖飛舸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。中新社記者 張浪 攝

                肖飛舸,成都市美術館副館長、策展人、文博研究館員。先后就職于尤倫斯藝術中心、金沙遺址博物館、成都博物館等機構。2021年任成都市美術館副館長,參與成都市美術館新館開館運營,成功策劃舉辦2021成都雙年展、2023成都雙年展等大型國際化綜合展覽。

              【編輯:黃鈺涵】
              發表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,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
             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             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1999-2024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    評論

              頂部

              一个好妈妈的hd3中字_麻豆卡一卡二卡三卡四免费_善良的嫂子2_天堂网a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