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《霧里看花》曲作者孫川去世 生前拒絕為了錢亂寫歌

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《霧里看花》曲作者孫川去世 生前拒絕為了錢亂寫歌

              2024年04月18日 23:17 來源:中國新聞網
              大字體
              小字體
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中新網北京4月18日電(記者 王詩堯)中新網記者從家屬處獲悉,著名作曲家孫川于2024年2月7日在北京因病去世,享年67歲,因家人希望低調處理后事,并未舉辦追悼會。作為當代中國樂壇的領軍人物之一,孫川曾創作《霧里看花》《萬事如意》《孔雀東南飛》《中華武魂》等知名歌曲。

                著名作曲家孫川。家屬供圖

                ICU里的最后一個生日

                “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,之前一點征兆都沒有?!睋O川的愛人杜康介紹,夫妻二人的身體狀況一直不錯。

                2023年8月7日,孫川突然腿疼得走不了路,本來還想著堅持一下,但等了一天依舊看不到好轉的跡象。在女兒的建議下,杜康將丈夫送到了北京大學人民醫院急診。

                當時醫院緊急為孫川做了微創手術,并下達了病危通知。所幸手術成功,孫川病情稍微穩定后,又被查出胰腺上長了一個腫瘤。雖然后來結果顯示腫瘤是良性的,但是考慮到孫川年歲已高、手術風險太大,最終采取保守治療。

                幾個月里,孫川的病情不斷反復,家屬們的心情也跟著七上八下,杜康最怕晚上接到電話。一天半夜,杜康接到醫院來電告知她孫川的心率突發異常,讓家屬趕快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平時就比常人血壓低的孫川,此時心率快得不行。而在病房外焦急等待的杜康,心跳也跟著跳個不停。不知道搶救了多久,孫川的心率終于漸漸平緩,杜康則被醫生告知需要將丈夫轉入心臟內科ICU。

                從ICU到普通病房,又一個月過去了,這時孫川已經四個月沒有下過地,腿部萎縮到無法正常行走。在醫生的建議下,他們又轉院到了康復醫院,整體康復情況還算不錯。

                孫川住院期間,女兒孫康妮將各大醫院的賬號關注個遍,父親的各項檢查報告也都由她接手查看。孫康妮怕杜康傷心,一直對母親“報喜不報憂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后來,一次突發的高燒讓孫川染上肺炎,他們又轉回了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的ICU里。2024年2月6日是孫川67歲生日,杜康詢問主任能否為丈夫過生日、唱生日歌?得到肯定答復后,母女二人趁著每日半個小時的探望時間,為孫川簡單慶祝了生日。

                因為ICU病房里害怕感染上其他病毒,所以二人并沒有帶生日蛋糕,只是為孫川戴上了生日帽,接著唱了一首生日快樂歌,一家三口平穩地度過了這個生日。

                沒想到半夜11點時,孫川的病情急速惡化,醫生一直搶救到第二天凌晨5點,最終回天乏力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他走得很安詳?!倍趴蹬c女兒在醫生的準許下,見了孫川最后一面。

                勇往直前的理想主義者

                1957年孫川在四川出生。父母在西藏工作20年,孫川則是從小在北京長大。1976年,孫川從北京86中學畢業后,按照當時的政策是可以選擇留在北京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身為一名理想主義者,當時的孫川只想著去外面的世界闖一闖,就自己拿著戶口本跑到延安甘泉縣當起了知青,下鄉插隊。

                后來,孫川又做起了放羊倌,他在陜北廣袤的土地上一邊放羊,一邊學習和聲學等理論知識。孫川曾向妻子講述那時的生活,是他一生中難以忘懷的“美好回憶”。

                1981年,孫川從西安音樂學院畢業后,開始為研究生考試做準備。他覺得自己的音樂夢想只有去到北京才能夠實現,因此暗下決心一定要考回北京。

                孫川崇尚簡單的人生哲學,年輕時便心無旁騖、一心只想往前沖。當時孫川報考中國藝術研究院的研究生時,導師繆天瑞是音樂界的泰斗,而他還只是一個無名小卒,音樂界里誰也不認識。

                然而這些從來就不在孫川的考慮范圍內,他認為自己有作品就足夠了。所以當他只身赴考時,兜里只揣著5塊錢的報名費。那一屆報考的學生一共有70多人,最后全國只招了他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  1988年,孫川從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生部音樂系畢業,按照分配他可以留?;蛘呷ブ袊蟀倏迫珪霭嫔?,但是這兩個都是需要坐班的工作,而孫川更想要搞創作。執行力超強的孫川,果斷放棄了分配的工作,開始給各大文工團打電話毛遂自薦。

                當時中華全國總工會文工團有招聘指標,而孫川是自己打電話聯系到文工團的團長。雖然之前兩人從未見過面,但是正好當時團長在搞一個晚會,便安排孫川負責整場晚會的作曲工作。而孫川不負眾望,交出了一份令人滿意的答卷,隨后順理成章入職文工團。

                用作品說話 不怕得罪人

                不靠任何關系,只用作品說話,這是孫川一直堅守的人生準則。

                據杜康介紹,曾就職于北京電視臺的丁百之與殷雪妮,對孫川有知遇之恩。兩位導演都在對孫川完全不了解的情況下,給予其作品很高的評價。后來,丁百之導演的許多節目都選用了孫川的作曲,觀眾們的好評如潮。

                1993年,孫川為中央電視臺《商標法》晚會(現在的3.15晚會)創作了一首《霧里看花》。歌曲播出后,他又帶著磁帶來到了北京音樂臺(又稱“北京音樂廣播”),原本只是希望讓更多人聽到這首歌,沒想到一經播出音樂臺的電話就被打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老百姓還真懂!”后來,孫川每每談起《霧里看花》時,依舊難忘當時的激動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起,孫川產出了一大批優秀的音樂作品,迄今發表歌曲近三百余首。他把作品看得比任何事情都重要,為此還得罪了不少人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音樂作品就是我的孩子,我不能為了錢亂寫?!庇辛嗣麣庵?,找到孫川求他幫忙寫歌的人不在少數。音樂圈里流傳著“要好歌找孫川”,他的作品有口皆碑,但是創作原則卻從未改變。

                不管是有企業想要宣傳,還是有人拿著什么口號找他創作,他一概不理。人們發現說不動孫川,就輾轉打電話給杜康讓她幫忙說點好話。

                杜康說:“他的這種個性和態度,我從心里是仰視、崇拜的。所以即使到了我這里,也是幫他擋了回去。有人說他傻有錢不賺,但是我們認為作品就是出一個留一個,這才是真正有意義的事?!?/p>

                音樂是這個家庭的共通語言,妻子杜康曾是一名民歌歌手,女兒孫康妮學習古琴。去世前,孫川還一心撲在創作上,兩首歌曲《我在這里等著你》《你累了嗎》尚未完成。據杜康介紹,女兒孫康妮將接手繼續創作,將父親的遺作流傳于世。(完)

              【編輯:付子豪】
              發表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,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
             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             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1999-2024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    評論

              頂部

              一个好妈妈的hd3中字_麻豆卡一卡二卡三卡四免费_善良的嫂子2_天堂网av